巧克力味的大咸鱼

佛系少女,佛系看文

昨个皮皮华又搞事情啦,华山的弟子们跑到武当用炉子摆“受”字,哈哈哈哈,然后再去自家摆“帅”字,结果不小心被道长发现了,把我们的“帅”毁了,并用四级百炼炉在我们华山摆了个“丑”,说实话,摆的真好看

【魔道祖师】某个不靠谱的辣鸡贺文活动(合集)

第一位小可爱 @仙风道骨魏无羡
仙风道骨魏无羡的贺文

第二位小阔爱  @泽君兮
泽君兮的贺文

第三位小可耐  @白笙
白笙写的贺文

好啦,虽然贺文少,但是!都是有付出真心的!宝宝们不要白嫖啊~不然小可爱们会伤心的
咳咳,还有很重要的事:
1.不可以喷哦,小可爱们都是很辛苦的,谢谢配合
2.喜欢的道友可以关注一下~不用关注我哦~
3.最最最重要的事!我们的群凉凉,想要道友来暖暖,可以的话来群里玩啊~群号:675196223
就这样啦,记得留下评论和赞哦~

【魔道祖师】某个不靠谱的贺文活动(三)

第三位 @白笙 写的诗
抚琴十年又三载,
问灵终盼不归人。

医者难医人心险,
炎阳陨落化浮尘。

年少相识云深处,
窟底合力屠玄武。
剖还金丹入鬼道,
穷奇截杀事难料。
众家围剿肉身死,
莫庄献舍魂回还。
梵山一曲故人归,
观音雨夜终成眷。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云梦湖畔轻起涟漪,
莲花满坞清香扑鼻,
如今双杰不复往者,
可愿让我生生世世,
伴君,不惜。
(表白全世界最好的晚吟)”

【魔道祖师】某个不靠谱的贺文活动(二)

第二位 @泽君兮 写的文
    #幼儿园文笔#
    #忘羡现代  部分曦澄,追凌#
    #含私设#
    #角色归亲妈,ooc归我#
   魏无羡觉得很困扰,明天就是五月二十日了,江澄和蓝曦臣去游乐园,蓝思追和金凌去电影院。数来数去,情侣能去的地方也就这么几个。蓝忘机最近也总是不见人影,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魏无羡!你语文作业呢?!”江澄走过来拍了拍魏无羡的桌子,自从蓝忘机开始忙,魏无羡每天就像丢了魂一样,上课总是走神,吃饭也心不在焉。
      魏无羡看了看江澄,深深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着江澄,“师妹,你我师兄弟一场,蓝启仁那老古板布置的作业那么多,二哥哥又总是不在,你师兄我身子羸弱,实在是……”
       还没等魏无羡说完,江澄就后悔了,自己真的以为魏无羡有什么不得已,转过头对着蓝曦臣说,“蓝曦臣!魏无羡没写语文作业!”
     “诶诶诶!师妹你不能这样!”
     “我现在很后悔,我为什么要听你胡扯?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不得已,你,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师妹我错了!大哥!别记我名字!”

     “魏学长好。”魏无羡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蓝思追,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随意扒了扒餐盘里的饭,蓝忘机不在,他实在是没有食欲。
      魏无羡看着后来到的金凌,蓝曦臣和江澄,只有蓝忘机没来,心里不由的失落。
     “魏婴。”魏无羡觉得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转过头去看见了自己思念万千的人,魏无羡只觉得眼眶湿润,但还是没忘记正事。
     “蓝湛,你昨天是不是没回你们宿舍?”魏无羡往旁边挪了挪,让蓝忘机能坐在自己身边。
     “作为校草之一,蓝忘机你夜不归宿,为什么没上头条?”江澄听到魏无羡说蓝忘机夜不归宿,放下了手中的碗,打趣着蓝忘机。
      “震惊!校草之一蓝忘机竟夜不归宿!竟然是为了……”金凌咽下口中的饭菜,跟着江澄打趣着蓝忘机,虽然自己是小辈,但是谁让他蓝忘机是自己的大舅父呢。
     “哈哈哈哈哈哈,金凌你这话,一股uc编辑味!不过我喜欢!”魏无羡听到金凌的话,手中的碗差点没拿稳,笑得瘫倒在了蓝忘机身上。
      蓝忘机扶住魏无羡,任由他倒在自己身上,对金凌开的玩笑丝毫不在意,“魏婴……你瘦了。”
     “他一直都是受。”金凌拍了拍蓝思追的肩膀,端着餐盘离开了这个危险区域。
     “小子说什么呢!你给我过来!我,我让你舅舅打断你的腿!”
     “诶!我可不打,这可是我侄子,要打自己打。”
     “二哥哥!你看金凌!”
     “金凌,没说错。”
     “二哥哥!你怎么能这样!羡羡生气了,要二哥哥亲亲才能好。”

      吃过晚饭后,蓝曦臣和江澄不知道跑去哪了,只留下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人。魏无羡硬是要拉着蓝忘机绕远路回宿舍,蓝忘机也只好由着他。
  “二哥哥~你最近总是在忙,老,你叔父布置的作业我总是写不完。”
  “学业不可荒废。”
  “二哥哥~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知道。”
  “啥日子?”
  “叔父公开课。”
  “……二哥哥……除了学习你还知道什么?”
  “知道你。”
  “……二哥哥,你下次说情话能不能提前通知我。真是,搞得我好害羞啊。”
  魏无羡看着路过第n个看蓝忘机看直了眼的姑娘路过,条件反射般,搂住了蓝忘机,“二哥哥~今天我宿舍里没人。”
  “……胡闹。”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越来越红的耳朵,那些小迷妹走了之后,忍不住发笑。
  “哈哈哈哈哈,蓝湛,你太好玩了,随便逗逗你,都能害羞。”
  “你说的可是真的?”
  “什么真的?”
  “你宿舍今天没人。”
  “对啊。江澄不是和蓝曦臣出去了嘛!温宁又回去看他姐姐了,有什么人……”魏无羡还没说完,就觉得老腰一疼,呐,自己把自己送出去了吧?
  
  第二天一早,魏无羡洗漱完之后,习惯地点开了学校的论坛,置顶的居然是昨天下午自己抱蓝湛的照片,点开帖子一看,简直是腐女的地盘嘛!
  魏无羡看着评论,少数是祝福的,占大多数的,居然是自己和蓝忘机的同人文,不得不说,这些腐女的想象力真丰富,魏无羡选择几篇点击了保存,又继续看其他的帖子了。
  “嗯?!江澄!你知道今天老古板的公开课改成了蓝忘机演讲吗?!”魏无羡无意间点开了一个帖子,居然是蓝忘机演讲的照片,魏无羡看了无数次,直到确认这人就是蓝忘机,转过头去看着正在写试题的江澄。
  江澄放下手中的笔,不可置信地看着魏无羡,“你不知道吗?这个演讲本应该是明天的,但是因为老古板去聂怀桑家家访去了,所以蓝二就和老古板换了。”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现在去还来得及吗?!”魏无羡随手关了电脑,拿起手机,往门外跑去。
  “蓝湛就在对面大厅,你应该来……”江澄话还没有说完,魏无羡就将门给摔上了,江澄无奈地摇了摇头,还好没把门摔坏,“喂?蓝曦臣,魏无羡已经去了。”
   “嗯,晚吟辛苦了。我会通知忘机的。”
  
  魏无羡赶到的时候,蓝忘机刚刚结束了第一轮的演讲,蓝忘机刚刚到后台,就看见坐在梳妆台面前的魏无羡。
   “蓝湛,你把演讲时间换了,怎么不通知我?”魏无羡握住肩膀上蓝忘机的手,侧过头去看着蓝忘机。
  “我相信你,会知道的,”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不知是因为什么而通红的双眼,“我还有演讲,你是呆着这,还是去大厅。”
  “我去大厅吧。”错过了你的第一场演讲,我很抱歉,第二场演讲,我会好好听的。魏无羡看着走向更衣室的蓝忘机,后面的话,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
  
  魏无羡刚到大厅的时候,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诶诶诶?这个就是魏无羡?”
  “好像就是他!”
  “我好想去要微信号啊!”
  “呵,你可别想了,就算他会给,你觉得蓝湛会允许吗?”
  “……”
  魏无羡看见朝他笑了笑的蓝曦臣,径直朝他走过去。
  “来了,坐这吧。忘机安排的,”蓝曦臣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座位,“忘机换衣服去了,应该一会儿就到。”
  蓝曦臣话音刚落,蓝忘机就穿着一件白衬衫走了出来,只是白衬衫上的咖啡渍特别引人注目,只有魏无羡知道这片咖啡渍的来由。
  “魏婴,你可记得这件衬衫。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亲手泼上去的。那时候,觉得你很可爱。
  ……
  我很抱歉,明明是我先动心的,表白的却是你。
  我蓝家一生以雅正自律,可我却栽在了你的手上,我认栽。
  昨日你问我,可知今天是什么日子,当时我说是我叔父的公开课,你还说我只知道学习。
  现在,我想告诉你,今天是五月二十日,520,我爱你。魏婴,我爱你。”
  我想,承包你的未来。
  我想,你是我一个人的。
  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
  我想,陪我到最后的人是你。
  我爱你,魏婴。
—————————————————
小剧场:
  “二哥哥,你今天这样,如果被老,你叔父知道了,他会不会气死啊?”
  “是叔父。”
  “好,咱叔父。”
  “知道也无妨,我喜欢便好。”
PS:520,汪叽和Wifi一起过,我和文一起过,嘤嘤嘤,同样是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怎么样?诸君可还满意?第一次尝试忘羡现代,还真的有点菌脏。

【魔道祖师】某个不靠谱的贺文活动(一)

  520到啦,某群的道友们忍不住写个贺文来庆祝一下。接下来就是群里小可爱的贺文展啦,记得在喜欢的文下面留下红心蓝手哦~
过一会会有小可爱写的贺文合集哒,虽然很少但是都是有付出真心的~

第一位小可爱  @仙风道骨魏无羡  的文
              暮薄西山,残阳血月将天边映成了绯红色,偶见几只鸟儿嬉戏打闹着归巢,或是山林间燃起的几缕袅袅炊烟,为这人迹冷清的偏僻村落平添了几分生气。
       夔山下,行人渐渐稀少,但经过山脚下的农夫们都不免打量了这位一直驻足观望山上的白衣公子几眼,见他不言语,只是站在那里,便纷纷离去了。
       一位农夫扛着锄头经过,见此景,好心出言劝慰道:“这位先生,天色快黑了,尽早离去的好。”
       白衣公子闻言,终于有了反应,转过身来,问道:“为何?”
      农夫抬头便对上他瑰丽清澈的双眸,愣了愣,老实一笑,“原来是位道长。”
      只见晓星尘一袭白衣立于夕阳下,手挽浮尘,背负霜华,衣袂随风飘扬,宛若天上谪仙,不染纤尘。
       “最近山上不大太平,似是闹了鬼怪,到了晚上,仍停留于此地,不免受侵扰。”
       晓星尘望了望山顶的方向,回头点头致谢,“多谢告知。”
       农夫告别离去,而晓星尘却转身步入山中。
       行至半山腰时,天色已黑,夜色静谧无声,不时传来几声乌鸦喊叫,周围花草尽皆枯死,显得有些荒凉。
       晓星尘平静如水,缓缓往深处走去。
       按理来说,他没理由会独自一人去这种地方,即使是夜猎,也都会与宋岚结伴,可是今天,他却是独自一人出来的。
        风起,声音入耳,“哟,这不是那位救世道长嘛。”
        晓星尘回头,对上薛洋含笑的双眸,两人对视半晌不语,忽然,晓星尘伸手抱住他,薛洋笑着不动,任由他将自己搂在怀里。
         晓星尘强忍着泪水,略带哭腔道:“好想你。”
         薛洋目光渐渐柔和下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别哭,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这次得以还魂,还真是多亏了魏无羡的功劳,往事再怎么样,薛洋都已经偿还了,当年他死后,拖着一缕残魂冒死找到魏无羡,把未说完的心愿说了出来,哀求他把自己的双眼剜给晓星尘,让他在重新醒来时,可以重见这个没有他这个恶人存在的美好世间。
        晓星尘低头看他,摸了摸他的眼角,“疼吗?”
        虽然魏无羡已经研究出了可以修复身体残缺部位的方法,但昔日剜眼断臂之痛,确实无法消减的。
        对于薛洋的心意,晓星尘终于坦然,敢直言面对了。
        自换眼成功后,薛洋也再没有出现,晓星尘到底还是放不下,瞒着宋岚,找来魏无羡,让他用招魂阵硬是召来薛洋的残魂,让他还魂。
        因为有些过程,薛洋不能马上魂还,所以这里的村民才觉得是闹了鬼怪。
        薛洋握住他的手,轻轻一笑,“只要是为了你,就不...唔...”话未说完,双唇却被人堵住。
        晓星尘弯着腰,小心翼翼地吻住他,薛洋愣了愣,微微一笑,霸道夺回了主动权,伸手搂住他的腰,踮起脚尖,一手摁住他的头回应于一记深吻。
        许久,薛洋这才放开他。
        晓星尘涨红了脸,急促却又不失优雅地喘着气,薛洋调笑地看着他,正当想要进一步发展的时候,一声怒吼从两人身后传来,“薛洋!!!!”
       两人齐齐抬头,只见宋岚正一脸愤怒向这边跑来,薛洋盯了他几秒,坏心一笑,朝他扮了个鬼脸,拉着晓星尘转身就跑,边跑边嚷嚷道:“哎呀呀,多年不见,宋道长声音还是如此嘹亮啊,可靠吼是没用的,有本事你追上我啊!”
        可薛洋毕竟刚回来,体力不足,宋岚很快就跟了上来,宋岚抓着拂尘向他打去,边打边喊道:“你竟敢做出如此厚颜无耻之事!”
         薛洋死性不改,加快了速度,挑衅道:“略略略。”拉着晓星尘一阵疯跑。
         暮色之下,隐约可以看见林间另一深处,魏无羡正衣衫半裸地看着三人狂笑,但是很快,便被含光君给压了下去。
        夜色正深情正浓,寂静的山林,只微微听得见不知何处传来低低的喘息,以及山下的宋岚薛洋大喊大叫。(完了?)
       (感觉人物ooc了。。。就这样吧)